雀巢恐龙不是雀巢恐熊

来自塞伯坦的世界上最纯洁的宝宝

【王者农药】王者荣耀的各位的高中生活★第一战

CP:白×扁,狄×芳,备×香,瑜×乔,其他暂时不定。

寡人名恐龙,姓雀巢,还请多指教。
先让我瞎逼逼两句
看心情更新,开学高一狗(龙?)
主安琪拉扁鹊你敢在我文底下黑这俩小心我药瓶怼你菊花里再点上一把火。
暂时这样,嗯。

第一战    入学当天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一位挥舞着大棒子的人称老夫子的白胡子老爷爷站在礼堂的讲台上,音响里传来他那苍老而又浑厚的声音。
        “经过中考的洗礼,你们成功的迈入了高中的大门。接下来,你们要在这里度过三年的高中时光,这三年有艰难,有困惑,同时也有快乐与汗水。愿我们师生间可以和平相处,你们同学间可以互帮互助,我……”
        老父子还没说完话,礼堂的正中间传来一声哀嚎。
        “哎哟我艹!你敢烧俺老孙的尾巴!”一只穿着大嘴猴T恤的猴子正鼓着腮帮子抱着自己那根长长的尾巴,试图吹灭尾巴间上的火。
        这只正跳脚的猴子就是在去年全国的武术比赛上夺得冠军的齐天大圣——孙悟空!
        站在他身后的小姑娘梳着长长的红色双马尾,双手捧着一本厚厚的书,书皮的角落写着一串英文,意为“安琪拉”。
        安琪拉脸色阴沉:“怎么不敢!告诉你你那只全是毛的尾巴再打我脸一下我就把它剁下来当香肠吃!”
        “哎嘿你个小丫头片子!”孙悟空扬拳就要打,这拳头刚挥到一半又卸了力,“看你是女娃俺老孙不和你计较。”
        安琪拉吐吐舌头:“臭猴子祈祷咱俩别在一个班吧!”
        讲台上的老师和其他学生安静的一起看着这出戏,看着他俩安静下来,老夫子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抿了口水,清清嗓子继续说了下去。

        开学典礼过后,所有学生都到操场上的通知栏那里查看自己所在的班级。
        长着一对鼠耳和一张正太脸的李元芳急得在后面跳脚,奈何个子太矮只能在人群后面蹦来蹦去,像只被安了弹簧的机械老鼠。
        累的满头大汗,双腿蹦到无力。突然腰间传来一股力量,把他举过人群的最高点,这下子李元芳就能看到通知栏里所有的内容了。
        “快些找。”举着自己的人声音冷清,李元芳不想让对方太累,快速找到自己所在班级,示意他可以放自己下来了。
        “谢谢您,请问您尊姓大名?”
        “这点小事不足挂齿,鄙人姓狄,名仁杰,多指教。”
        “我叫李元芳,狄大哥被分配到哪班了?”
        狄仁杰看着眼前这个刚到自己胸口的可爱后背,平时严肃的脸色也变得柔和起来:“我是高二生,在高二(3)班。”
        知道对方不和自己一个年级,李元芳心里有些失望,大耳朵也耷拉下来:“原来是二年级的前辈……”
        “我要去食堂,元芳你要不要也一起去?顺便熟悉一下学校。”那失望的面孔钉在狄仁杰的心上,一个想法占据他的大脑:不再让元芳露出这种表情!
        听了这话李元芳顿时激动起来,头上那对巨大的鼠耳又晃动起来,迫不及待的拉着狄仁杰远离人群:“我要去我要去!前辈我们走吧!”
        狄仁杰微笑道:“好。”

        “这烧伤药带上,时不时涂点,长出新毛时就不用涂了。”夏天还围着围脖的保健室老师仔细的整理着桃木精雕的桌子,在孙悟空走出门前还特意嘱咐了他一句。
        是药三分毒。
        在木门彻底合上前,孙悟空道谢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知道了,谢谢扁鹊老师。”
        扁鹊轻轻摇头:“只是尽了我作为医生的本责而已。”
        “那扁鹊神医快来拯救鄙人一下~”
        扁鹊头都没抬,继续整理自己的药剂瓶:“回去上课。”
        腰间佩剑的白衫男子坐在扁鹊的窗台上,手里拿着酒葫芦:“好久不见不该和鄙人叙叙旧?”
        扁鹊叹气,抬头看着那张迷人的脸:“李白别闹了,刚开学别惹事,回去上课。”
        李白收起酒葫芦,跳下窗户平稳落地:“好好好,看在你是我邻家哥哥的面上,我就听你的,不过……”一个闪身便来到扁鹊身后,把他拢入怀中,手不安分的抚摸着僵硬的躯体,“你最近瘦了,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
        话音刚落,扁鹊感觉腰间一轻,那股熟悉的味道便从这个房间里溜走了……

        安琪拉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坐在班级角落的翘着尾巴的猴子。
        “冤家路窄啊……”

——————————预知后事如何

————那你就等着吧

——没错我就恶劣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