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恐龙不是雀巢恐熊

来自塞伯坦的世界上最纯洁的宝宝

我的要求不算高,这种身材就挺好。

期中考化学那天突然想到
如果扁鹊离开王者大陆,来到我们现实世界成为我们普通人中的一员会是什么样子?
然后就撸出了这个长发及腰身穿羊毛衫的扁鹊
(没错羊毛衫就是李白的没看到大了那么多嘛)

同框即为糖,对话如上床。

【王者农药】王者荣耀的各位的高中生活★第二战

隔了一个月之久我又跑回来填坑
开学高一,这一个月又是租房又是买东西
昨天到校,我的班主任是教生物的温和女人
没想到会有妹子和我说:“你好开朗我好喜欢你”妈的害羞
新出的英雄马可波罗好帅呀prprpr
庆祝我今天排位七连胜上铂金

第二战   班主任
        瓜子脸?黑长直?络腮胡?
        温柔似水?阴晴不定?
        开学以后最关注的事莫过于班主任长什么样子、是什么性格。
        上午的课完成后,学生们从教学楼里蜂蛹而出,三五成群的讨论着是去食堂还是出去吃。
        新高一的学生们见到了自己的班主任后都满面春风,走路都摇头晃脑的,大喊着学校待他们不薄。
        哦对,除了二班。
       
        新高一共有五个班,一班的班主任负责历史,是一位名叫张良的身穿改良汉服的儒雅男人,平时走路轻飘飘的没有声音,离远着看就像浮在空中一样。
        三班的班主任有着水蓝色的长发,声音柔和波涛胸涌,名字也好听,叫王昭君。这个美女老师让整个高一学习语文的势头比原来不知高了几百倍。
        四班的班主任甄姬和三班的班主任王昭君是出了名的姐妹花,这也促使三四班的关系更加亲密。甄姬老师负责新高一的生物,听高年级的说甄姬老师的水性和鱼一样好。
        班主任是外国人不稀奇,当这个外国人身材高大浑身肌肉,不去教体育却要教文绉绉的政治时就有些难理解。亚瑟老师负责五班,当这个男人一脚踹倒班门后又神色慌乱的把门归回原位时,全班同学都对这个壮汉有了一个新分类:大力蠢萌。

        这个上午,四个班级都过得十分轻松愉快,二班是在惊讶中度过。
        安琪拉被分在二班,和她一起的还有新结下的冤家——孙悟空。
        “听说三班班主任特别漂亮哎!”
        “哎哎,四班也是,刚才我在走廊看见了!”另一个同学接着说到。
        “不知道我们班班主任是什么样子的,好期待啊~”
        安琪拉晃着手里那只粉红兔子水笔一言不发,可是脑子里早就开始遐想老师的样子。
       
        “好了都回座开始上课。”浑厚的在门口响起,每个学生都好奇的望过去,入眼的是一片白花花的鬓毛还有那对包着紫色绒布的牛角。
        “这不是……一头牛吗?”安琪拉的后座小声说到。
        这头牛表情凶悍,健硕的如同一座小山,阔腿的运动裤都没法掩饰住那一块一块的肌肉,高中的书放在他的手里竟只露出一半左右的面积。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牛魔,不论你们在外面在家里多么嚣张跋扈、百人拥戴,进了这个学校这个班门你们就得听我的,刚才学校说的那些规矩你们是否遵守我不管,只要你们不给我找麻烦,我就保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我说清楚了吗?”牛魔一口气说完了这么一堆,等着班里有人回应他。
        “我说清楚了吗?”牛魔提高了一个响度,震得前排桌子都有些发晃。
        所有学生回过神:“清楚了!”
        牛魔点点头:“上课!”

        安琪拉这一节课听的很认真,她的对头也打起精神。牛魔负责地理,虽然外观看起来很吓人,但是讲课却条理清晰,学生只要认真听都能听明白。
        这算分到好老师了……吧?

军训神马的这个学校就不用了,那一个顶十个的能力……
接下来就是元芳无形之中泡他的亲亲前辈啦♡

【王者农药】王者荣耀的各位的高中生活★第一战

CP:白×扁,狄×芳,备×香,瑜×乔,其他暂时不定。

寡人名恐龙,姓雀巢,还请多指教。
先让我瞎逼逼两句
看心情更新,开学高一狗(龙?)
主安琪拉扁鹊你敢在我文底下黑这俩小心我药瓶怼你菊花里再点上一把火。
暂时这样,嗯。

第一战    入学当天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一位挥舞着大棒子的人称老夫子的白胡子老爷爷站在礼堂的讲台上,音响里传来他那苍老而又浑厚的声音。
        “经过中考的洗礼,你们成功的迈入了高中的大门。接下来,你们要在这里度过三年的高中时光,这三年有艰难,有困惑,同时也有快乐与汗水。愿我们师生间可以和平相处,你们同学间可以互帮互助,我……”
        老父子还没说完话,礼堂的正中间传来一声哀嚎。
        “哎哟我艹!你敢烧俺老孙的尾巴!”一只穿着大嘴猴T恤的猴子正鼓着腮帮子抱着自己那根长长的尾巴,试图吹灭尾巴间上的火。
        这只正跳脚的猴子就是在去年全国的武术比赛上夺得冠军的齐天大圣——孙悟空!
        站在他身后的小姑娘梳着长长的红色双马尾,双手捧着一本厚厚的书,书皮的角落写着一串英文,意为“安琪拉”。
        安琪拉脸色阴沉:“怎么不敢!告诉你你那只全是毛的尾巴再打我脸一下我就把它剁下来当香肠吃!”
        “哎嘿你个小丫头片子!”孙悟空扬拳就要打,这拳头刚挥到一半又卸了力,“看你是女娃俺老孙不和你计较。”
        安琪拉吐吐舌头:“臭猴子祈祷咱俩别在一个班吧!”
        讲台上的老师和其他学生安静的一起看着这出戏,看着他俩安静下来,老夫子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抿了口水,清清嗓子继续说了下去。

        开学典礼过后,所有学生都到操场上的通知栏那里查看自己所在的班级。
        长着一对鼠耳和一张正太脸的李元芳急得在后面跳脚,奈何个子太矮只能在人群后面蹦来蹦去,像只被安了弹簧的机械老鼠。
        累的满头大汗,双腿蹦到无力。突然腰间传来一股力量,把他举过人群的最高点,这下子李元芳就能看到通知栏里所有的内容了。
        “快些找。”举着自己的人声音冷清,李元芳不想让对方太累,快速找到自己所在班级,示意他可以放自己下来了。
        “谢谢您,请问您尊姓大名?”
        “这点小事不足挂齿,鄙人姓狄,名仁杰,多指教。”
        “我叫李元芳,狄大哥被分配到哪班了?”
        狄仁杰看着眼前这个刚到自己胸口的可爱后背,平时严肃的脸色也变得柔和起来:“我是高二生,在高二(3)班。”
        知道对方不和自己一个年级,李元芳心里有些失望,大耳朵也耷拉下来:“原来是二年级的前辈……”
        “我要去食堂,元芳你要不要也一起去?顺便熟悉一下学校。”那失望的面孔钉在狄仁杰的心上,一个想法占据他的大脑:不再让元芳露出这种表情!
        听了这话李元芳顿时激动起来,头上那对巨大的鼠耳又晃动起来,迫不及待的拉着狄仁杰远离人群:“我要去我要去!前辈我们走吧!”
        狄仁杰微笑道:“好。”

        “这烧伤药带上,时不时涂点,长出新毛时就不用涂了。”夏天还围着围脖的保健室老师仔细的整理着桃木精雕的桌子,在孙悟空走出门前还特意嘱咐了他一句。
        是药三分毒。
        在木门彻底合上前,孙悟空道谢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知道了,谢谢扁鹊老师。”
        扁鹊轻轻摇头:“只是尽了我作为医生的本责而已。”
        “那扁鹊神医快来拯救鄙人一下~”
        扁鹊头都没抬,继续整理自己的药剂瓶:“回去上课。”
        腰间佩剑的白衫男子坐在扁鹊的窗台上,手里拿着酒葫芦:“好久不见不该和鄙人叙叙旧?”
        扁鹊叹气,抬头看着那张迷人的脸:“李白别闹了,刚开学别惹事,回去上课。”
        李白收起酒葫芦,跳下窗户平稳落地:“好好好,看在你是我邻家哥哥的面上,我就听你的,不过……”一个闪身便来到扁鹊身后,把他拢入怀中,手不安分的抚摸着僵硬的躯体,“你最近瘦了,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
        话音刚落,扁鹊感觉腰间一轻,那股熟悉的味道便从这个房间里溜走了……

        安琪拉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坐在班级角落的翘着尾巴的猴子。
        “冤家路窄啊……”

——————————预知后事如何

————那你就等着吧

——没错我就恶劣

【贺红】【HE/BE大战-HE组】四季

BE组的人太多了,没怎么看见HE,于是我一个下午没听课再加上晚上没吃饭,硬是弄了个HE出来,文笔烂轻轻喷。
无r18无r18无r18先说好。
贱炸贱炸贱炸先说好。
有孩子有孩子有孩子先说好。
好了我要开婴儿车了,不要拦着宝宝!


        高考那年的春天,贺天抓住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冰雪消融,天气回暖,树木抽出了新芽,小草从泥土里探出头来,颤巍巍的看着这个世界。
        “哎哎贺天,你看!”红毛拿着水性笔的手指向窗外,另一只手摇晃着正在研究数学题的贺天,“那只鸟回来了!”
        向红毛手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窗外那棵树上的霸主终于从南方回来,正全神贯注的收拾自己那个饱受寒冬摧残的鸟窝。
        贺天起身去衣柜里翻了翻,想找件能让红毛抵御春季温差变化的衣服,结果只找到一条还算勉强能过春的牛仔裤。
        红毛一脚踢开贺天: “他妈的这是我家不是你家别乱翻好吗!”
        贺天揉捏着被踢到的腰,强硬的拉着红毛上了出租奔向商场。

        红毛称不上衣服架子,但是那纤细的腰身还是能挑起别人的欲望。贺天不否认,他对红毛有着异样的感情,他不知道这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是红毛给从没想过过生日的自己送上一块廉价的生日蛋糕;可能是他穿着打工服在阳光下挥汗如雨却面带笑容;可能是他别别扭扭的给发烧的自己熬下一锅粥……
        衣角被拉动的感觉唤回贺天的思绪,红毛趴在贺天的耳边小声说到:  “贺天,这里衣服好贵啊,还是回去逛淘宝吧。”
         “不行。”没有回旋余地的拒绝,“等快递送到你已经躺在床上流鼻涕了。”

        春日的阳光没有夏天那么灼热,也没有冬天那样带着淡淡的寒意。想起去年那浓重的雾霾,现在这带着一股清新的泥土味让人倍感珍贵。
        红毛家楼下不远处刚建了一个小公园,晚上没有事干的时候俩人就买一把烤串带两瓶啤酒坐在路灯下面谈天说地,虽然嘴里讲的都是一件事,可俩人的心情又是否相同呢?
       
         贺天侧着脸,远处炸开的绚丽烟花,路边走过的清秀美女,身边的青葱草地,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入的了贺天的眼。
        红毛被贺天盯得心里发毛:“你……能不能不盯着我?”
        贺天看着红毛发红的脸颊,身体不由自主的靠过去,吻落在红毛的嘴角。
        “能,但是你我要和我在一起。”

        红毛在一家五星酒店当厨师长,闲来无事时在网站上直播一下做菜的视频。每天早八晚七的流水线让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暴躁,同时也让他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过在外经历的事情终究无法影响他的私人生活,记得见一说过:“红毛在外面就像个好好先生,一到贺天面前就变成那种随时能爆粗口、上拳头的狂躁人妻。”
        红毛听到见一这么说后,自己窝在沙发里想了一会后连自己都禁不住笑出声:“他妈的竟然真是这样哈哈哈!”
        一落脚,红毛的火眼金睛就发现隐藏在沙发下面的属于贺天的袜子:“贺撒比!你又他妈乱扔袜子!”捡起袜子向正坐在羊绒地毯上准备公司合同的贺天砸去,“这双你自己洗!”
        贺天躲开飞过来的袜子,放下电脑,向自家媳妇爬去:“别气别气,媳妇我错了~”说着还不忘顺便吃几口豆腐:“你老公我不知道怎么用洗衣液怎么破?”
        红毛看着挂在自己身上卖萌的巨大挂件,心里好气又好笑,当初自己怎么就栽他手里了呢?
        红毛拍开环在他腰间的手掌,准备起身去拿地毯上的袜子:“热不热啊你拿开你的咸猪手!我去洗。”
        “谢谢媳妇儿~”贺天乖乖的让开位置,在红毛站好时还贴心的帮忙整理被他屁股压皱的裤子,“媳妇儿的屁股还是这么好揉~”
        “死流氓你给我滚!”
        “今晚月色正好,媳妇确定不和你相公来一炮?”
        “我确定,啊——!贺天你个,唔……”

        过了烈日炎炎的今天,贺天便二十八岁了,两个快要奔三的男人想着晚上要怎么庆祝。
        贺天搂着正在写菜单的红毛,在他耳边低声问到:“媳妇你记不记得你第一次给我过得生日时的事?”
         红毛仔细回想了一下,微微摇头:“不太记得,那都是十年前的事儿了。”
        “那你怎么记得十年前第一次我是怎么操你的?”贺天的食指在红毛的鼻子上轻轻地勾了一下,语气里满是无奈。红毛给贺天一个白眼,继续写着晚上的菜单。
        贺天把脸埋在红毛颈间,闷着声音说:“媳妇你知道吗,那是我第一次过生日……”
        “在你提出要陪我一起吃蛋糕时……我好开心,真的。”
        “那时候心里在想:竟然有人会在我生日时陪我吃那所谓的生日蛋糕……”
        “可能在你认真的唱完生日歌,对我说:“生日快乐!”时我就喜欢你了……”
        红毛静静地听着贺天讲着十年前那件对于自己来说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回身搂住贺天,如同宣誓般的说:“我会陪你度过接下来的每一个生日,直到我跑去跟阎王老爷下棋的那天!”

        贺鸿的婚礼很随大众的定在了秋高气爽的国庆假期,突然听到这个消息的贺天和红毛放弃了出国旅游的计划在家准备儿子的婚礼,作为亲家的见一和展正希一家也过来帮忙。

        贺鸿出生在树叶金黄的秋季,他的妈妈是一名学生,因为没有钱做一系列的护理,导致在贺鸿出生后智商要比普通孩子低一些。在贺天和红毛来之前,院长已经做好了要把他送到残障儿童学校去的准备。
         红毛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贺鸿,明明还有那么多聪明伶俐的孩子,但是红毛知道在他看见这个孩子眼中那淡淡的光芒时就已经决定了。贺天对孩子是否聪慧完全不在意,只要是红毛喜欢,他就会不顾一切代价送到红毛手里。
        在红毛拉住他的手时,贺鸿不是叫他爸爸,而是说:“谢谢你。”
        贺鸿性格安静,在学习时异常努力,成绩更是名列前茅。在看了一次艺术展后贺鸿提出了到这家以来的第一个请求:“爸爸,我想学绘画,可以吗?”

        见一和展正希的儿子见晓希是个混血,聪明可爱,在小时候就能看出来这长大以后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见晓希本来和贺鸿玩的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见晓希的行为越来越恶劣,但是贺鸿依旧跟在见晓希身后。等到俩人都上了高中,贺鸿的身上会莫名其妙的出现淤青,在外面过夜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大学毕业后,贺鸿交到第一个女朋友,没过几天时间,俩人分手,贺鸿被见晓希无声无息的带走。
        当贺鸿被见晓希送回来时,俩人已经换上情侣服。第二天娱乐新闻的头条都被《当红明星见晓希出柜,宣布与艺术家贺鸿结婚》这条消息占据。贺红一家和贱炸一家开始忙碌孩子的结婚的事,把其他事情都扔到了脑袋后面。

        贺鸿和见晓希结婚后搬去了别的城市,这下子偌大的别墅里又只剩贺天和红毛两个人。
        “你早就知道他俩的关系吧。”红毛放下筷子,问出了困扰自己几个月的问题。
        “嗯,看他俩的眼神就知道。”
        红毛听的云里雾里:“眼神?”
        “见一家那小子看咱儿子的眼神里带着的占有欲和爱意根本藏不住,只是不想承认自己喜欢贺鸿吧。”贺天慢腾腾的解释,“贺鸿看见晓希的眼神完全就是赤裸裸的喜欢和信任,但是在高中时他的眼神中出现了恐惧与疲倦。”
        “眼神竟然可以看出那么多东西。”
        贺天放下碗筷,漆黑的眼眸里只剩红毛的身影:“知道为什么我看你时你会感觉到害羞吗?”
        “唉?为……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你也爱着我。”

        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那么人到八十又该做什么?
        昨夜的细雪与空气缠绵了一个夜晚,终于在太阳升起时停止了这场无尽的曼舞。
        贺天和红毛坐在窗前看着窗外那棵树上的冰挂,院外几棵高大的松树依旧那么郁郁葱葱,只是那白皑皑的景色只能衬托出它这一抹绿色的孤寂。
        红毛抬头看一眼刚升起不久的太阳,嘴里念叨:“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贺天呆愣了一下,笑着接出了下几句。
        红毛靠着贺天消瘦的肩膀,原来那热血沸腾的红色经不住岁月的染挑,最终变成了银白色:“灭绝逼着我们背来着,当初为了应付考试,没想到现在还能用来抒发下感情。”
         “想灭绝了?”贺天揉着红毛的腿,老花镜反射着雪散发出的光芒。
         红毛轻轻点头:“有点儿……”
         红毛盯着贺天那满是褶皱的手:“当初我们一直诅咒她死的时候没人收尸,结果在我们知道消息后都赶了过去。”
        “年少轻狂啊……”贺天无奈的摇头,“不提也罢。”
       
        接到见晓希的电话时,红毛没有太惊讶,展正希和他说过自己熬不过这个冬天,本来红毛还想鼓励他一下,但是展正希只是摇摇头说:“见一,已经在那等我过去了。”
        葬礼很简便,流程和见一去世时一模一样,只是换了主角的名字。
        见晓希把双亲埋在同一块墓地里,应见一的要求,他的骨灰盒放在了展正希的后面,他说他想在下辈子能守护展正希。
        听到这个愿望后,贺天大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要求放在展正希的上面好让你下辈子继续在当攻。”

         “这俩人也算是重逢了吧……”贺天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红毛走出教堂。
         红毛看着身边匆匆忙忙走过的人,心里发闷:“心里有对方,何来离别的说法?”
         无言的沉默,俩人都在想着过去。
         初中的相逢,高中的相恋,暮年的相守。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中二,那么狗血,简直比见晓希演的偶像剧还不可理喻。
         “我想踩踩雪。”红毛突然提议。
         因为一次意外,红毛的左腿骨折,因为上了年纪,落下了病根,冬天一来便一阵一阵的疼。
        “好,那我扶你,咱们回家。”

四季有你

        红毛最终没有熬过下一个冬天。
        那天,红毛醒的很早,他拉着贺天坐在阳台上看那成堆的相册。
        第一张是俩人初中毕业时的合影,红毛的脸上还留有贺天的拳头印。
        接着是他们在高中的回忆,展正希的生日聚会,篮球比赛的胜利,青葱岁月的记忆边角已经开始泛黄。
        “我俩的婚纱照,我一直想槽我的婚纱。”
         “这是见一三十岁生日的时候,那天你送了他一个丧尸杯子,这老鬼一直留到去世那天都没敢用哈哈哈!”
         “贺鸿五岁时的照片,记得那时候他刚来我们家一年,当初多可爱。”
         “贺鸿的婚纱照……真漂亮啊。”
         “这是我们四个六十岁时回初中时的合影,现在的校服可好看多了,那白黄黑色的校服我都拿去压箱底了。”
         “咱们两家去澳大利亚旅游时的合影,记得展正希差点被突然蹦出来的袋鼠吓死哈哈哈哈!”
        红毛和贺天一页一页的回顾着过去,当翻到最后一页的空白时,红毛提议用拍立得拍一张现在俩人的合影。
         粘好了照片后,红毛躺在贺天的怀里,东扯西扯。
         “贺天,其实是我先喜欢你的,那场生日也只是我拿来泡你的手段。”
         贺天搂紧怀中的人:“那我更应该庆幸不是吗?”
         “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个傻逼……”
         贺天笑着回答:“反正你都已经和我过一辈子了,现在也没办法反悔。”
        “切。”
        “贺天,记得来找我,下次我要在上面。”
         贺天感受到怀中那个人的力气像被抽空一样,软软的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儿。
         “好。”

         当贺鸿找到贺天时,贺天服用过量安眠药离开了人世,明天是贺天九十岁的生日。
        在贺天彻底失去意识前,他看见红毛正穿着初中时的校服顶着一头红毛等着他。
        “明天过生日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见一和展正希都在,就差你了。”
        贺天走过去,低头在红毛耳边小声说了一句:“生日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我更想操你。”
  
                                    ——End——

(因为那个标签忘打贺顶红了,于是重来一份!)

【贺红】【HE/BE对战-HE组】四季

BE组的人太多了,没怎么看见HE,于是我一个下午没听课再加上晚上没吃饭,硬是弄了个HE出来,文笔烂轻轻喷。
无r18无r18无r18先说好。
贱炸贱炸贱炸先说好。
有孩子有孩子有孩子先说好。
可能ooc可能ooc可能ooc先说好。
好了我要开婴儿车了,不要拦着宝宝!

        高考那年的春天,贺天抓住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冰雪消融,天气回暖,树木抽出了新芽,小草从泥土里探出头来,颤巍巍的看着这个世界。
        “哎哎贺天,你看!”红毛拿着水性笔的手指向窗外,另一只手摇晃着正在研究数学题的贺天,“那只鸟回来了!”
        向红毛手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窗外那棵树上的霸主终于从南方回来,正全神贯注的收拾自己那个饱受寒冬摧残的鸟窝。
        贺天起身去衣柜里翻了翻,想找件能让红毛抵御春季温差变化的衣服,结果只找到一条还算勉强能过春的牛仔裤。
        红毛一脚踢开贺天: “他妈的这是我家不是你家别乱翻好吗!”
        贺天揉捏着被踢到的腰,强硬的拉着红毛上了出租奔向商场。

        红毛称不上衣服架子,但是那纤细的腰身还是能挑起别人的欲望。贺天不否认,他对红毛有着异样的感情,他不知道这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可能是红毛给从没想过过生日的自己送上一块廉价的生日蛋糕;可能是他穿着打工服在阳光下挥汗如雨却面带笑容;可能是他别别扭扭的给发烧的自己熬下一锅粥……
        衣角被拉动的感觉唤回贺天的思绪,红毛趴在贺天的耳边小声说到:  “贺天,这里衣服好贵啊,还是回去逛淘宝吧。”
         “不行。”没有回旋余地的拒绝,“等快递送到你已经躺在床上流鼻涕了。”

        春日的阳光没有夏天那么灼热,也没有冬天那样带着淡淡的寒意。想起去年那浓重的雾霾,现在这带着一股清新的泥土味让人倍感珍贵。
        红毛家楼下不远处刚建了一个小公园,晚上没有事干的时候俩人就买一把烤串带两瓶啤酒坐在路灯下面谈天说地,虽然嘴里讲的都是一件事,可俩人的心情又是否相同呢?
       
         贺天侧着脸,远处炸开的绚丽烟花,路边走过的清秀美女,身边的青葱草地,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入的了贺天的眼。
        红毛被贺天盯得心里发毛:“你……能不能不盯着我?”
        贺天看着红毛发红的脸颊,身体不由自主的靠过去,吻落在红毛的嘴角。
        “能,但是你我要和我在一起。”

        红毛在一家五星酒店当厨师长,闲来无事时在网站上直播一下做菜的视频。每天早八晚七的流水线让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暴躁,同时也让他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过在外经历的事情终究无法影响他的私人生活,记得见一说过:“红毛在外面就像个好好先生,一到贺天面前就变成那种随时能爆粗口、上拳头的狂躁人妻。”
        红毛听到见一这么说后,自己窝在沙发里想了一会后连自己都禁不住笑出声:“他妈的竟然真是这样哈哈哈!”
        一落脚,红毛的火眼金睛就发现隐藏在沙发下面的属于贺天的袜子:“贺撒比!你又他妈乱扔袜子!”捡起袜子向正坐在羊绒地毯上准备公司合同的贺天砸去,“这双你自己洗!”
        贺天躲开飞过来的袜子,放下电脑,向自家媳妇爬去:“别气别气,媳妇我错了~”说着还不忘顺便吃几口豆腐:“你老公我不知道怎么用洗衣液怎么破?”
        红毛看着挂在自己身上卖萌的巨大挂件,心里好气又好笑,当初自己怎么就栽他手里了呢?
        红毛拍开环在他腰间的手掌,准备起身去拿地毯上的袜子:“热不热啊你拿开你的咸猪手!我去洗。”
        “谢谢媳妇儿~”贺天乖乖的让开位置,在红毛站好时还贴心的帮忙整理被他屁股压皱的裤子,“媳妇儿的屁股还是这么好揉~”
        “死流氓你给我滚!”
        “今晚月色正好,媳妇确定不和你相公来一炮?”
        “我确定,啊——!贺天你个,唔……”

        过了烈日炎炎的今天,贺天便二十八岁了,两个快要奔三的男人想着晚上要怎么庆祝。
        贺天搂着正在写菜单的红毛,在他耳边低声问到:“媳妇你记不记得你第一次给我过得生日时的事?”
         红毛仔细回想了一下,微微摇头:“不太记得,那都是十年前的事儿了。”
        “那你怎么记得十年前第一次我是怎么操你的?”贺天的食指在红毛的鼻子上轻轻地勾了一下,语气里满是无奈。红毛给贺天一个白眼,继续写着晚上的菜单。
        贺天把脸埋在红毛颈间,闷着声音说:“媳妇你知道吗,那是我第一次过生日……”
        “在你提出要陪我一起吃蛋糕时……我好开心,真的。”
        “那时候心里在想:竟然有人会在我生日时陪我吃那所谓的生日蛋糕……”
        “可能在你认真的唱完生日歌,对我说:“生日快乐!”时我就喜欢你了……”
        红毛静静地听着贺天讲着十年前那件对于自己来说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回身搂住贺天,如同宣誓般的说:“我会陪你度过接下来的每一个生日,直到我跑去跟阎王老爷下棋的那天!”

        贺鸿的婚礼很随大众的定在了秋高气爽的国庆假期,突然听到这个消息的贺天和红毛放弃了出国旅游的计划在家准备儿子的婚礼,作为亲家的见一和展正希一家也过来帮忙。

        贺鸿出生在树叶金黄的秋季,他的妈妈是一名学生,因为没有钱做一系列的护理,导致在贺鸿出生后智商要比普通孩子低一些。在贺天和红毛来之前,院长已经做好了要把他送到残障儿童学校去的准备。
         红毛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贺鸿,明明还有那么多聪明伶俐的孩子,但是红毛知道在他看见这个孩子眼中那淡淡的光芒时就已经决定了。贺天对孩子是否聪慧完全不在意,只要是红毛喜欢,他就会不顾一切代价送到红毛手里。
        在红毛拉住他的手时,贺鸿不是叫他爸爸,而是说:“谢谢你。”
        贺鸿性格安静,在学习时异常努力,成绩更是名列前茅。在看了一次艺术展后贺鸿提出了到这家以来的第一个请求:“爸爸,我想学绘画,可以吗?”

        见一和展正希的儿子见晓希是个混血,聪明可爱,在小时候就能看出来这长大以后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见晓希本来和贺鸿玩的很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见晓希的行为越来越恶劣,但是贺鸿依旧跟在见晓希身后。等到俩人都上了高中,贺鸿的身上会莫名其妙的出现淤青,在外面过夜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大学毕业后,贺鸿交到第一个女朋友,没过几天时间,俩人分手,贺鸿被见晓希无声无息的带走。
        当贺鸿被见晓希送回来时,俩人已经换上情侣服。第二天娱乐新闻的头条都被《当红明星见晓希出柜,宣布与艺术家贺鸿结婚》这条消息占据。贺红一家和贱炸一家开始忙碌孩子的结婚的事,把其他事情都扔到了脑袋后面。

        贺鸿和见晓希结婚后搬去了别的城市,这下子偌大的别墅里又只剩贺天和红毛两个人。
        “你早就知道他俩的关系吧。”红毛放下筷子,问出了困扰自己几个月的问题。
        “嗯,看他俩的眼神就知道。”
        红毛听的云里雾里:“眼神?”
        “见一家那小子看咱儿子的眼神里带着的占有欲和爱意根本藏不住,只是不想承认自己喜欢贺鸿吧。”贺天慢腾腾的解释,“贺鸿看见晓希的眼神完全就是赤裸裸的喜欢和信任,但是在高中时他的眼神中出现了恐惧与疲倦。”
        “眼神竟然可以看出那么多东西。”
        贺天放下碗筷,漆黑的眼眸里只剩红毛的身影:“知道为什么我看你时你会感觉到害羞吗?”
        “唉?为……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你也爱着我。”

        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那么人到八十又该做什么?
        昨夜的细雪与空气缠绵了一个夜晚,终于在太阳升起时停止了这场无尽的曼舞。
        贺天和红毛坐在窗前看着窗外那棵树上的冰挂,院外几棵高大的松树依旧那么郁郁葱葱,只是那白皑皑的景色只能衬托出它这一抹绿色的孤寂。
        红毛抬头看一眼刚升起不久的太阳,嘴里念叨:“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贺天呆愣了一下,笑着接出了下几句。
        红毛靠着贺天消瘦的肩膀,原来那热血沸腾的红色经不住岁月的染挑,最终变成了银白色:“灭绝逼着我们背来着,当初为了应付考试,没想到现在还能用来抒发下感情。”
         “想灭绝了?”贺天揉着红毛的腿,老花镜反射着雪散发出的光芒。
         红毛轻轻点头:“有点儿……”
         红毛盯着贺天那满是褶皱的手:“当初我们一直诅咒她死的时候没人收尸,结果在我们知道消息后都赶了过去。”
        “年少轻狂啊……”贺天无奈的摇头,“不提也罢。”
       
        接到见晓希的电话时,红毛没有太惊讶,展正希和他说过自己熬不过这个冬天,本来红毛还想鼓励他一下,但是展正希只是摇摇头说:“见一,已经在那等我过去了。”
        葬礼很简便,流程和见一去世时一模一样,只是换了主角的名字。
        见晓希把双亲埋在同一块墓地里,应见一的要求,他的骨灰盒放在了展正希的后面,他说他想在下辈子能守护展正希。
        听到这个愿望后,贺天大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会要求放在展正希的上面好让你下辈子继续在当攻。”

         “这俩人也算是重逢了吧……”贺天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红毛走出教堂。
         红毛看着身边匆匆忙忙走过的人,心里发闷:“心里有对方,何来离别的说法?”
         无言的沉默,俩人都在想着过去。
         初中的相逢,高中的相恋,暮年的相守。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中二,那么狗血,简直比见晓希演的偶像剧还不可理喻。
         “我想踩踩雪。”红毛突然提议。
         因为一次意外,红毛的左腿骨折,因为上了年纪,落下了病根,冬天一来便一阵一阵的疼。
        “好,那我扶你,咱们回家。”

四季有你

        红毛最终没有熬过下一个冬天。
        那天,红毛醒的很早,他拉着贺天坐在阳台上看那成堆的相册。
        第一张是俩人初中毕业时的合影,红毛的脸上还留有贺天的拳头印。
        接着是他们在高中的回忆,展正希的生日聚会,篮球比赛的胜利,青葱岁月的记忆边角已经开始泛黄。
        “我俩的婚纱照,我一直想槽我的婚纱。”
         “这是见一三十岁生日的时候,那天你送了他一个丧尸杯子,这老鬼一直留到去世那天都没敢用哈哈哈!”
         “贺鸿五岁时的照片,记得那时候他刚来我们家一年,当初多可爱。”
         “贺鸿的婚纱照……真漂亮啊。”
         “这是我们四个六十岁时回初中时的合影,现在的校服可好看多了,那白黄黑色的校服我都拿去压箱底了。”
         “咱们两家去澳大利亚旅游时的合影,记得展正希差点被突然蹦出来的袋鼠吓死哈哈哈哈!”
        红毛和贺天一页一页的回顾着过去,当翻到最后一页的空白时,红毛提议用拍立得拍一张现在俩人的合影。
         粘好了照片后,红毛躺在贺天的怀里,东扯西扯。
         “贺天,其实是我先喜欢你的,那场生日也只是我拿来泡你的手段。”
         贺天搂紧怀中的人:“那我更应该庆幸不是吗?”
         “我怎么会爱上你这个傻逼……”
         贺天笑着回答:“反正你都已经和我过一辈子了,现在也没办法反悔。”
        “切。”
        “贺天,记得来找我,下次我要在上面。”
         贺天感受到怀中那个人的力气像被抽空一样,软软的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儿。
         “好。”

         当贺鸿找到贺天时,贺天服用过量安眠药离开了人世,明天是贺天九十岁的生日。
        在贺天彻底失去意识前,他看见红毛正穿着初中时的校服顶着一头红毛等着他。
        “明天过生日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见一和展正希都在,就差你了。”
        贺天走过去,低头在红毛耳边小声说了一句:“生日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我更想操你。”
  
                                    ——End——

不要脸的称为凌晨福利。
今早六点的火车我还作死画了一张……

第一次发Lofter有些小紧张求大角虫放过我这个萌新求轻喷|д•´)